辉煌棋牌

实地探访韩国娱乐产业链

时间:2019-11-29 04:42       来源: 未知

  在过去的十年里,我们目睹了韩流风暴席卷亚洲,也见证了这场风暴背后的种种丑闻。抑郁、自杀、雪藏、经济纠纷、潜规则、霸王条约等阴冷的字眼,构建了韩国娱乐圈的另一面。

  作为《贵圈》“韩国娱乐三部曲”的最后一发,腾讯娱乐记者深入“基层”,走访了那些有志从事演艺行业的年轻人,这些“小人物”的亲身遭遇,也折射出韩国娱乐产业的一些弊端。

  在韩国首尔,有超过两百所的综合性大学设有表演系,再加上各种经纪公司的练习生培训,每天都有无数年轻人为追寻梦想挥洒着汗水,康康、安庆洪、佳佳、张宰豪就是他们中的一员。在追梦的道路上,最让他们感到无力的不是日子多累多苦,而是对未来的一无所知。

  韩国著名娱乐公司T大楼一共七层,地下三层、地上四层。社长等公司高层都在地上办公,地下则是练习生们训▪…□▷▷•练的地方,这似乎也暗示了他们在公司的地位。 在排练室中,15岁的上海少年康康留着厚厚的韩范儿刘海儿,身穿宽大的街舞服,看上去已经和其他本土学员没什么区别。三年前,他在T公司举办的中国选拔赛中脱颖而出,被带回韩国培养。

  刚到韩国时,康康心里还有些得意,但他很快就发现自己不过是众多练习生中的一个。仅T这一家公司,同期的练习生就有几十个,才艺、资质在他之上者大有人在。

  三年来,一起进公司的小伙伴们都陆陆续续地离开了,同组15人中就只剩他一个人留到最后。说到这,康康的语调一下低沉很多:“他们有些人是在考试中淘汰出局了,有些人坚持不下来回去继续念书了,还有些人转去别家公司了。”

  “成为最顶尖的K-POP歌手,是支撑我坚持下来的信念。”为了缩短和其他练习生的差距,康康每天唱唱跳跳十几个小时,几乎没时间睡觉,那些被标记得密密麻麻的考勤卡就是最好的见证。

  在中央大学表演系的教室里,一群小鲜肉正在进行形体训练,他们全是“都叫兽”的学弟。在那里,记者结识了今年上大三的安庆洪。

  安庆洪的长相不算特别出众,朋友们也调侃他有一张“男N号”的脸。作为普通高中的理科生复读了两年才考进这里。相比班上那些已经和公司签约或是童星出道的同学,他算是“半路出家”的典型。眼看着身边的小伙伴们纷纷接戏,安庆洪对未来有点发愁:“如果签不到公司,没有戏拍,毕业就等于失业。”

  他的学姐佳佳是来自中国的留学生,与《继承者》中的女主角朴信惠是同班同学。韩国学费比国内高出不止一倍,为了多赚些零用钱,佳佳利用课余时间在朋友圈做起了代购生意。产品包括李敏镐、全智贤、金秀贤等人的代言商品,生意十分火爆。

  已经大四的她目前正在筹备毕业演出,同时也在积极地为回国发展铺路。谈起当年和她在家乡一起念艺校的小姐妹,如今已经拍了好几部电视剧,佳佳感到有点小失落。“其实这几年我也面试了一些韩国经纪公司,但都没能◆■签约。可能还是存◇=△▲在语言上的障碍,像台词◇•■★▼方面我就要比他们多花☆△◆▲■五倍的时间。而且,韩国新人拿到的酬劳很低,恐怕还没有我做代购挣得多。综合比较,还是回国发展机会大一些。”

  每晚六点到十点,是首尔新沙洞林荫大道最热闹的时候。追求时尚的韩国年轻人成群结队地来到这里,或是购物休闲,或是钻进酒馆小酌几杯。演员张宰豪也会在每天的这个时候,准时出现在街边的某咖啡店里。

  他端着刚煮好的咖啡走到客人的矮桌前,轻轻蹲下,按照标准姿势将咖啡杯放到客人正前的位置,动作一气呵成,脸上也始终带着微笑。然而,这个情景并不是在拍摄《咖啡王子1号店》的续集,而是张宰豪的真实生活。除了煮咖啡、调制饮料,他还要负责一切杂活。

  店里的生意不错,每天迎来送往很多人。他说,有好几次客人都当面赞他长得帅、很面熟,但却从来没有人能联想到他曾在电视剧《奇皇后》中的演过某个小配角。

  “上次拍戏还是去年秋天的事”,张宰豪颇感无奈地诉说。为了维持生计,也为了挨过没戏拍的难熬日子,他在这家咖啡店已经工作了两个多月,此前他还在餐厅和酒吧做过服务员。在江南区★▽…◇(韩国富人区,鸟叔《江南style》的创作背景),有很多像他这样的小演员一边打零工,一边等待剧组的面试通知。

  “得到一个角色很难,即便只是个小配角,前后也要面试几十次。”导演会不断地提醒他,这个角色还有很多人同时竞争,“一个角色可能有1000多人试镜,能选上除了靠实力,有时还真得靠点运气。”

  在没有戏拍的这半年里,张宰豪每天都在等待经纪人的电话,希望能够早点接戏进剧组。他坦诚自己外形不够硬朗,戏路会有所限制,但他依旧在等,等一个适合自己的角色。

  像这样的人在首尔还有很多很多,他们驻足在娱乐圈大门的入口,等待迈步进门的时机。而门内那些已经步入正轨的艺人,又是否真能过得意气风发呢?

  熬过漫长的等待期,取得阶段性胜利,这只是万里长征走出的第一步。虽然有公司力捧、有演出邀约,但韩国艺人们的实际处境似乎也并没有那么乐观。众所周知,由于韩国娱乐圈的整体机制,经纪公司对旗下艺人的管控十分严格,而这一切先要从演艺合约说起。

  经纪公司为艺人制定的演艺合同其实就是一份“卖身契”,时间长、分成比例悬殊,如果想解约还要支付天价违约金。曾有韩星自嘲:“和公司签约后,感觉自己就像被贴上主人标签的奴隶。”

  由于韩国娱乐公司对艺人合约问题严格保密,具体细节很难探听。PLEDIS公司的金室长在记者的多次询问下,也只是做了简要回答:“这几年,经纪公司一般会和艺人签订5到7年的合约,也有个别案例会长于这个时间。”但据记者在首尔结识的一位经纪人S透露,韩国90后艺人当中,有一半以上和公司签订了超过10年的长期合同。有消息称当红男团EXO,除了中国成员鹿晗签约5年,其他11人都签了10年。

  2009年,东方神起的3位成员和SJ成员韩庚先后向法院提出上诉,要求提前解除与SM公司签署的霸王条约,其中一项重要指控就是合约太长。据悉,韩庚签署的最初合约期限为“从第一张专辑发行日算起,至此后10年”,但是SM公司又通过两次附属协议,将合约延◇…=▲长到了13年。而东方神起出道时就签了13年,若再加上2年兵役时间,整个合约期限将达15年以上。

  这两起合约纠纷曾在韩国娱乐圈引起轩然大波,数百位艺人纷纷联名抗议,要求国家出台政策保护艺人权利。此后,韩国公正交易委员会发表有关合同标准的规定,严禁艺人经纪合同期超过7年。

  在韩国,公司对艺人收入的抽成比例相当高,一般为七三开或八二开,新人甚至是九一开。并且,韩国偶像组合人数众多,拿EXO来说,他们的收入和公司三七分,所得的三成酬劳还要12个人平摊。这样算下来,每个人的实际收入并不高,这也是韩星热衷来中国捞金的一个原因。

  BEAST组合李起光曾在节目中爆料,出道一年后才得到公司支付的800万韩币(约5万人民币)。“所有收入都要和其他五位成员一起平分,即使是个人单独出席活动,酬劳也要分成六份,日子一直过得很拮据。”

  东方神起也表示公司分成存在严重剥削:“合同规定,单张专辑销量达50万张以上的情况,发行下张专辑时每位成员才能得到1000万韩币(约6万人民币)的版税,否则将一分钱也没有。而销量不好的团队还很可能被公司雪藏,甚至解散。”

  在这种情况下,很多出道数年的明星依旧生活简朴,买车都要靠缩衣节食,更别说是买房。金秀贤出道七年一直是租房住,直到《星星》热播后,才终于买下了人生中的第一套房。

  经纪人S称,培养一对偶像组合的投资成本很大,练习生几年的培训费、包装费以及生活支出大概要花费数百万人民币,这些钱会在艺人正式出道后的演出酬劳中扣掉。可以说,每位韩国艺人的奋斗史都是一部血淋淋的还债史。

  为了防止艺人走红后被人挖角或者自己提前解约,经纪公司会在合同中明确规定所需支付的违约金比例,数额之高几乎让所有艺人都无力偿还,除非你找到金主愿意帮你出这笔“转会费”。东方神起在接受韩媒采访时表示:“解除合同需要赔偿公司总投资额3倍加出道后总收益额2倍的违约金,大家根本还不起,所以只能继续被束缚。”

  当年韩庚解约,SM公司提出的违约金高达的20亿韩币(约1200万人民币)。虽然此事最后以双方和解告终,但风波持续了一年之久,韩庚为此付出的代价也十分惨痛。

  经典韩剧《On Air》里有这样一段台词,形象地比喻了韩国艺人在娱乐圈中的地位:“你以为成了明星,就会变得非常有名气吗?地位也能比以前高出一截?其实变高的只有你的高跟鞋,就那么点高度而已!”即○▲-•■□便是成名的艺人,也很难摆脱经纪公司的高压控制,行事说话仍要看老板和经纪人的脸色。

  为了获得力捧,艺人们通常要无条件服从公司的一切要求。比如必须随时随地报告自己的行踪,交代一切私人问题,像家人是否欠债、最近和谁谈恋爱等,连性生活也要有问必答。对于公司安排的活动,艺人没权利拒绝,演出宣传上通告全得悉数配合。

  2009年,全智贤手机遭窃听事件曾轰动一时,警方调查后发现,幕后黑手居然是与全智贤合作了13年的经纪公司Sidus HQ。当时全智贤与经纪公司的10年合约将满并无意续约,Sidus HQ为了探听她的未来动向,竟采取了这一极端手法。此举严重侵犯了艺人的隐私权利,成为韩国娱乐圈一大丑闻。

  整容也是艺人不能拒绝的要求之一。曾经担任过SM公司中国区负责人的司捷告诉记者,在练习生阶段,每人都要定时定期接受“镜头测试”——艺人站在舞台上接受各个角度的拍摄,然后由专业人士评估是否需要接受整容。神话组合的申彗星,就曾被公司要求去垫鼻子,尽管他本人并不愿意,但最后还是向公司做出妥协。

  在健★◇▽▼•康的娱乐体系内,艺人和经纪公司间的关系应该是平等合作、互相尊重的。而在韩国,由于其特有的社会文化背景,导致上下级、前后辈、公司和艺人之间有一条明显的阶级壁垒。艺人被辱骂、被体罚的现象随处可见,有些甚至还受到生命威胁。

  韩国艺人Sara就曾亲眼看到一位小有名气的女歌手因与公司高层顶嘴,被打得满身淤青;神话组合的ANDY早年也曾因惹怒公司而惨遭毒打,由于脸已经被打肿了,上节目时不得不戴上口罩,而公司却对外声称是他在浴室滑倒了;而权相宇则因为提出解约,受到有黑道背景的经纪人恐吓,称要杀•●光他全家。

  此外,韩国娱乐圈“前辈”制度盛行,后辈对前辈的态度必须保持谦恭。比如,后辈见到前辈要鞠躬问好,日常交流要使用敬语。如果不小心冒犯了前辈,被羞辱打骂也不能轻易还手。张宰豪就曾因在前辈面前“抢风头”挨过打:“有一次演舞台剧,当天台下气氛特别好,观众也很热烈,我一下来了精神,即兴加了几句台词,没想到竟被前辈揪着头发,拽下▪•★了舞台。”

  比羞辱打骂更让艺人难以接受的是出卖尊严,这一点在韩国女星身上尤为严重。2009年,年仅26岁的女星张紫妍因不堪潜规则在家中上吊自杀,她的死像重磅炸弹一样给了韩国娱乐圈一记响亮的耳光。

  在其生前留下的一份长达230页的遗书中,详细记录了自己出道后被经纪公司逼迫,为娱◁☆●•○△乐圈高层提供性服务的种种内幕,震惊世人。遗书中指明,在2005年至2009年的4年间,张紫妍所属的经纪公司强迫她与企业老板、金融机构高层、演艺企划公司负责人、新闻媒体主管等31名男性发生性关系,多达100余次。甚至连父亲的祭日也被拉去陪客,有一次竟与4男同床。

  Baby vox3组合的中国成员林西娅也曾在采访中爆料,在韩国娱乐圈,不少经纪人都会扮演“中间人”的角色,为圈内大佬攒饭局、办酒会,他们会以“洽谈工作”的名义要求女星前往大佬家赴局,酒过三巡之后,便开始玩类似“真心话大冒险”这类游戏,尺度之大令人乍舌。有了这轮铺垫,其后的种种交易也就顺理成章地进行了。

  2013年底,韩媒又踢爆某知名女星卷入“卖淫丑闻”,涉嫌与企业高层、政商名流进行性交易,另还有近30多名女歌手及演员也牵涉其中,陪睡酬劳高达上亿韩币。曾赴韩国发展的台湾女星林韦伶接受访问时表示,“不上床就等着发霉,不是陪睡就是浪费青春捐给公司。”

  在硬规定和潜规则的双重压迫下,韩国明星所承受的精神压力难以想象。再加上演艺圈竞争激烈、负债、事业下滑、舆论攻击等外力因素,很多明星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抑郁症状,严重者甚至选择自杀。

  与韩流明星的高知名度成正比的是韩国娱乐圈中的高自杀率。自2005年知名影星李恩珠在家中上吊自杀起,在随后的9年中,共有超过30位韩星相继走上绝路,其中不乏崔真实、郑多彬等知名艺人。自杀像传染病一样在韩国娱乐圈蔓延,引发全社会对韩国艺人生存状态的关注。纵观这些陨落的韩星,不难发现他们中的大多数都在生前饱受抑郁症的折磨。

  舆论压力过大是导致抑郁症的原因之一。2005年,李恩珠在其主演的电影《红字》中有许多大尺度表演,这一原本单纯的为艺术献身行为,却遭到了无情谩骂。电影票房失利,加上韩国公众的不理解,让李恩珠感到非常压抑。据她哥哥回忆称,“从演完《红字》后,妹妹经常失眠,抑郁症状十分严重。”在自杀的当日,李恩珠曾在个人主页上写下文章,其第一句便是“所有的人都抛弃了我”。

  2008年,国民女神崔真实在家中自杀身亡,韩国警方经调查后表明:因为“放高利贷”的谣言使她精神倍受折磨,不堪重负。在她生前,有大量网友给她留言,称“是她放高利贷逼死了好友安在焕”,并一度将她列为“韩国娱乐圈最恶毒的女人”。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,崔真实在死前曾向首尔警察厅提交诉状,要求调查传言来源。可惜还未等真相大白,伊人便已消香玉损。

  其次,韩国艺人更新换代太快,也是诱发明星抑郁症的祸根。曾因《那小子真帅》一炮而红的女星郑多彬,因种种原因在05年后便没再拍过戏。事业上的大起大落,让她很难适应这种落差,一度精神崩溃。她在遗书中写道:“没有理由的发火让我快疯掉。疲惫的身心让我要呕吐。头疼的直流眼泪。差点成为神经质的奴隶。”另外,今年▼▲3月被发现在家自杀身亡的男星禹奉植,也是一个被娱乐圈抛弃的艺人。多年没戏接的他只能靠做室内装修等临时工维持生计,事业上的不如意让他感到十分痛苦,并最终选择轻生。

  在我们为这些明星感到惋惜的同时,也在思考酿成这些悲剧的根本原因。表面繁华的韩国娱乐圈,其实在机制方面存在很多弊端。市场空间有限,加速了韩国艺人的淘汰率,竞争▷•●压力巨大。再加上资源分配集中,电视台垄断推广平台,艺人失去了主动权,很容易堕入潜规则的怪圈。另外,韩国人的民族特性、男尊女卑的社会准则,也为▪▲□◁不良机制提供了存在可能。

  韩国虽然只有5000多万人口,但艺人的数量却相当惊人。每年各大学电影戏剧专业的毕业生就有上千人,再加上演艺企划公司培养的大量练习生,竞争压力可想而知。

  有数据显示,从2010年起,韩国娱乐公司在4年多的时间内,共推出了102个偶像组合。其中,仅2012年,就有39个组合出道。在市场空间过度饱和的情况下,“红不过三年”成为了韩国娱乐圈的诅咒,很多偶像团体都难逃“一张死”(出道后发行一张专辑就解散)的命运,像CHAO•□▼◁▼S、X-5、VNT等组合仅仅出道一两年,便被经纪公司抛弃。而像东方神起、Wonder Girls、Bigbang等这样的长寿天团屈指可数。

  资源分配过于集中是产生潜规则的最直接原因。有别于国内各省、市电视台数量众多,网络、新媒体应用发展成熟,韩国艺人的推广平台相对单一 ,还停留在主要依赖电视台曝光的阶段。由于韩国电视媒体都垄断在三大传播财团——KBS、SBS和MBC的手上,艺人的发展空间极其有限,得罪了任何一家电视台就等于失去了1/3的露面机会。

  张紫妍生前男友朴一泽曾抱怨道:“艺人根本不敢得罪电视台!如果得罪了这些‘贵人,他们便会通过各种资源和手段限制你在韩国演艺圈的发展。因此才会出现不少艺人出于畏惧和恐惧而选择屈服。”

  有社会学家指出,韩国人的民族特性也间接催生了娱乐圈这种不良机制。一方面,整个社会出人头地的观念深重,对成功的迫切渴望让韩星们全力拼搏,甚至不择手段。另一方面男尊女卑的思想仍然盘踞主导地位,女明星被经纪公司当成“社交筹码”谋取利益,潜规则是她们永远无法摆脱的精神牢笼。一旦负面新闻曝光,公众的严苛评判对她们来说,无疑是◆▼雪上加霜。

  接二连三的悲剧给韩国娱乐圈敲响了警钟,在反思机制弊端的同时,社会各界也在积极寻找解决办法。韩国演艺公司正努力开拓海外市场,通过跨国合作为艺人提供更大的空间;一些公司开始尝试打破传统流水线式的造星机制,突出艺人的个性,以延长他们的演艺道路。此外,保护艺人权益的相关法律法规也在逐渐完善,例如加强艺人合约审批力度,缩短签约期限;全国推行网络实名,以防网友言论攻击;严禁未成年女星参与大尺度表演,杜绝潜规则滋生等。

  这些年,娱乐产业作为韩国文化输出重要平台,其产生的巨大经济价值让世人有目共睹。随着李敏镐、金秀贤等一批韩星成功抢占内地市场,也引发了国内娱乐行业集体恐慌。

  通过为期一周的韩国实地调查,我们既惊叹于韩剧产业的机制成熟,又折服于造星工场的点石成金,但在其成绩背后掩盖的种种机制弊端也不容忽视,值得大家引以为鉴。

辉煌棋牌